Loading ...

居港21年澳籍港人:香港警察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克制

居港21年澳籍港人:香港警察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克制

中新社香港1月16日电 (中新社记者阮晓)“我在这里生活了21年,从未感受到不自由。一些年轻人假设香港缺乏民主与自由,我完全不能相信,这正是他们被操控和欺骗的地方。”来自澳大利亚的策略顾问宋启锋(DanielSzuc)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访问时,如是诉说他对香港社会的观察。

喜欢旅游的宋启锋在1990年代已两次到过香港,他被这里活力四射、中西荟萃的多元文化所吸引,并结识了相伴一生的妻子——一位在内地出生从小移居香港的北方姑娘。1998年,宋氏夫妇定居香港,在这个亚洲区域枢纽成功建立起关系网络,开启人生事业。

2019年6月,香港爆发修例风波,部分暴力示威者瘫痪交通、涂污墙壁、破坏公共设施、打砸机构及商铺,甚至攻击持异见的无辜市民。宋启锋宁静的生活不可避免地被打破。

他描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看到的场景,是地砖被掘起,被用作武器掷向警方或是扔在道路中央扰乱交通;街边的栏杆被拆走,堆叠在一起当作路障;交通灯被损坏,车辆需改道,车站被关闭。

宋启锋认为这些行为都非常危险,尤其对于绝大多数港人而言,他们每天依靠公共交通出行、上班,若交通被扰乱,工作受影响,最终会耽误生计,影响日常生活。

他说,“香港就像我的家,很难想象有人突然闯进我的家,砸烂它、破坏它、毁了它,这让我感到非常不安。”

为了表达对暴力破坏行为的不满,宋启锋与妻子一起自发参与清理活动。他说,被涂污的墙壁随处可见,各种海报传达出暴力信息,与此相关的是对公共及私人财产的破坏。有人将其形容为“和平抗议”,但这与事实有很大区别,参与清理活动只是以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表达不同意见。

宋启锋承认,香港社会存在一些不满情绪,但不满的根源与民主和自由无关,其实质是香港社会的深层次问题。“但如果年轻人选择将所有的不满都归咎于特区政府甚至内地政府,是愚蠢的,这只是在寻找一个替罪羔羊。”他说。

在此过程中,肩负维护社会治安的香港警察首当其冲。宋启锋认为,香港警察一直在从事了不起的工作,面对着此前可能完全没有接受过训练的情况,他们在工作中日复一日地学习如何应对如此大规模的社会风波,与此同时,“他们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克制。”他说。

曾在世界各国生活、游览的宋启锋回忆起一段在美国旧金山的经历:一次深夜开车回酒店的途中,被两个当地警察无辜拦住,幷被一支很亮的手电筒照射、恐吓。他认为,在其他国家,警察可能已经开枪击毙示威者,造成更大的灾难,甚至召集军队来平息风波。

即使风波持续过半年,宋启锋认为,在香港,示威者仍有很多渠道可以表达与特区政府之间的意见分歧,市民们可以写文章、给传媒写信,和平地抗议,而非诉诸暴力。他亦认为,香港社会的出路在于创造对话,“不仅在香港本地建立对话,更需要与内地间建立对话,共同决定未来前进的方向。”他说。

在宋启锋看来,香港的年轻人缺乏对祖国历史的理解与爱。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,香港的问题只是整个中国历史背景下的一个很小的问题。“一国两制”需要创造共同的路线图和愿景,港人们需要意识到自己是属于这个未来的一部分。

“香港的未来与中国整体的成功紧密相连,当我们越早开始共同创造相互联系的未来,相互倾听,情况就会越不一样。”他乐观地说。(完)

责编:周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